林森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喜欢,就是最温暖的靠近

来源:林森文学网   时间: 2020-10-21

  1

  秋叶凋零的时候,苏浪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红了,几乎是一夜爆红。

  不过只是在网上发了一个弹唱的视频,不过是被一个有几百万粉丝的博主转发了,昨天还只是两万粉丝的账号,今天就变成了六百万。

  看着还在增长的粉丝数量以及各种各样的私信,苏浪心想:“完蛋了。”

  苏浪是个学渣,有多渣呢?在这所平凡到不能平凡的高中里,每一次考试,他都是倒数第十以内,两年了,毫无意外。

  苏浪的妈妈是一个大学教授,平时都住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了,为了上学的方便,苏浪从高中开始就一个人住在市中心的家里。

  苏妈妈几乎把全身心投入到了做研究身上,对于苏浪的成绩,她丝毫不慌。

  直到上次突击回家,面对着家里五六把或新或旧的吉他,以及桌子上12分的数学考卷,她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一气之下,把所有吉他都收走了,留下一句:“数学不及格你休想拿到这些吉他。”

  回校后的苏妈妈赶紧找了一个自己的得意门生去给苏浪当家教。

  家教的第一天,两个大男孩面面相觑,听着家教那种莫名不屑的口气,苏浪开口了:“你走吧,差不多骗骗我妈就可以了。”

  试图用数学及格的方式拿回吉他?那还不如重新打工买把新的,于是苏浪又开始了打工之旅,并在昨天晚上凑齐了吉他的钱,一时兴起,便拍了个视频传到网上,“反正不会有人在意。”苏浪想着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自己就变成了拥有六百万粉丝的音乐博主。

  ldquo;完蛋了。”苏浪赶紧把新买的吉他藏起来,谁知道苏妈妈看到视频后会不会突然杀回来又把吉他带走。

  上学路上,苏浪能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有人在议论自己,校门口甚至出现了几个其他学校的女孩子,看见他走过来,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睛里都是笑意。

  网络的力量真可怕,苏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ldquo;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英俊的外表和迷人的音乐才华,就会悄咪咪偷走你的智商。”同桌小胖把数学卷子放到苏浪的桌上,有感而发。

  苏浪一看,牛!12分够惨了,这次竟然才9分。

  2

  躺在床上,苏浪翻着那些所谓粉丝给他发来的私信。无非是一些夸赞的话以及一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酸言酸语,苏浪觉得无所谓。

  可是有一条私信却令苏浪几乎是狂喜到跳起来,“我对你的音乐很感兴趣,我们可以聊一聊。”发信人是一个娱乐公司的负责人。

  苏浪留下了自己的号码,然后期待着对方的回信。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渺无音讯。

  可能他很忙吧,苏浪有点失望,睡着了。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是那个负责人。

  苏浪一个鲤鱼打挺马上接听了电话,经过一夜的详谈,那个人给了苏浪一个任务:“碍于你未成年的身份,要家长的同意才能正式和公司签约。”

  苏浪已经想好怎么说服妈妈了,结果电话那头的妈妈只说了一句:“休想,数学及格了吗?”苏浪还来不及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苏浪心想,“是得做点什么了。”

  翻开数学书看了不到三分钟,苏浪默默合上了,叹道:“路漫漫其修远兮。”

武汉治疗女性癫痫病的医院er: 0px; outl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只靠自己根本不行,苏浪打开了省重点中学六中的论坛,试图从上面找到摸进大学的门路。

  看来看去,门路没找到,倒是记住了一个名字:田浅浅——省重点的大学霸,虽然相貌平平,但成绩却常年居于榜首。

  苏浪嘴角突然有了笑意,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不愧是是省重点,无论是学校的规模还是学生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积极向上的气质,苏浪那个平平无奇的高中根本没法跟人比。

  站在六中门口,与那些等着孩子放学的家长形成对比,加上上次的视频事件,身高挺拔、样貌出众的苏浪在人群中显得十分突出。

  在收获了一大批目光后,苏浪终于看到了独自行走的田浅浅,宽大的校服让本身就瘦小的田浅浅看起来更加瘦弱,一幅茶色的眼镜遮住了她本该挺拔的鼻梁。

  他马上跟了上去,走到小巷的时候,田浅浅发现了他,苏浪走近,看着田浅浅说道:“论坛上说你相貌平平,果真平平啊!”

  田浅浅抬起头,推了推眼镜,淡淡说道:“网上说你帅,我怎么没发现?”原来田浅浅知道自己,苏浪感觉有点得意。

  ldquo;我有不得已的原因需要让数学及格,”苏浪直接说道:“帮我。”

  ldquo;凭什么?”田浅浅显然也不是好惹的人,“是外面家教不好找吗?”“都比我大,我不喜欢。”苏浪低头,踢了踢墙壁。“我会给报酬的。”

  田浅浅抬起头看了一眼苏浪,从书包掏出一张纸,上面列着一行书名,“我不要报酬,只要这几本书。”苏浪接过书单,看也不看,直接跑了,边跑边喊:“明天放学我等你。”

  3

  书店里,老板看着苏浪所给的那张书单,眉头皱了起来:“抱歉啊同学,你这些书,我们书店没有,估计你上别的书店也找不到。”苏浪歪歪头,表示疑惑。

  ldquo;是一些古书,大部分市面都绝版了。”老板把书单还给了苏浪。听老板这么一说,苏浪越感到田浅浅的不简单,真想知道学霸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回家的路上,苏浪突然想起了上次妈妈带回来一大袋自己连书名都读不清的书,或许里面有。

  翻找了一晚上之后,苏浪发现书单里的书家里大部分都有,不过这些都是妈妈曾经研究过的书,难道田浅浅也对文学研究有兴趣?

  田浅浅你果然不简单啊,苏浪对这个女孩突然好奇了起来。拿了其中两本放进书包里。

  当第二天苏浪从书包里掏出那两本书的时候,田浅浅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几乎扑过去似的拿到两本书,然后小心翼翼捧在手里。“你这书单上面的书我们家都有,”苏浪晃了晃书单,“只要你帮我把数学考及格了,随便你看。”

  ldquo;嗯!”田浅浅用力点了点头,露出好看的笑容。苏浪看着像捧着宝贝一样捧着书的田浅浅,心想这女孩也太容易满足了。

  田浅浅把苏浪带到了一家肠粉店,店面很小,里面只有一个老奶奶,田浅浅熟络地和老奶奶打完招呼以后,就坐了下来。

  苏浪也赶紧坐下:“我弟弟在家里太闹腾了,我都是在这里写完作业再回去的,” 田浅浅把书拿出来,说道,“以后你放学了就来这里等我。”

  苏浪点点头,拿出了自己9分的数学卷子。田浅浅接过卷子,意识到自己遇到大麻烦了。

  她摊开试卷,一点一点地给苏浪解题。看着田浅浅茶色眼镜下闪耀着光芒的眼睛,以及在纸上婆娑的笔尖,苏浪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温柔:“其实学习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4

  日子像水一样轻轻流淌,苏浪每天都会到老奶奶肠粉店等着田浅浅出现,小巷里汉中癫痫病治疗哪家好偶尔有人经过,肠粉店里的桌椅散发着淡淡的木头味,田浅浅不仅给苏浪讲数学题,偶尔也会教教其他科目。

  苏浪自己做题的时候,田浅浅就会在旁边看书,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田浅浅真不愧是六中的大学霸,有些题连老师都没法解释清楚,她却能一点而通,苏浪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考9分的学渣了,现在至少能考29分。

  期中考如约而至,苏浪头一次感到了考试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这一次他没有随便乱涂答题卡就开始睡大觉,而是拿起笔认真算了起来。

  考完之后,苏浪还是照往常一样去了老奶奶肠粉店,田浅浅已经在那里看书了,六中提前放学。

  ldquo;如果我这次考试及格了,你以后还会教我吗?”苏浪拿出另外两本旧书,放在桌子上。

  ldquo;当然不会。”田浅浅没有抬头,翻了一页书。

  成绩发下来的时候,苏浪意外得到了一个不错的成绩,虽然还是没有一科及格,但好歹摆脱了年级倒数前十的命运。

  苏浪把成绩单拿给田浅浅看的时候,田浅浅嘴角上扬,随后又收了回去,摊开试卷说:“怎么还没及格?还得努力啊。”

  苏浪有时候觉得田浅浅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温柔,有时候又觉得她散发出那种凡人勿近的冷冽气质,将这两者一结合,苏浪恍然大悟,这是一种冷冽的温柔。

  可是看到不及格的成绩,田浅浅为什么要笑呢?苏浪怎么也想不透。

  5

  ldquo;这是什么?”看着苏浪放在桌子上的粉色笔记本,田浅浅淡淡问道。

  ldquo;错题本,班里的女生给我的,据说特有用。”苏浪像炫耀不可多得的宝贝一样说道。“嗯。”田浅浅点了点头。然后翻开练习册开始给苏浪讲题。

  学习结束以后,外面突然下起了雨,“秋雨连绵”,田浅浅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个词。

  苏浪只有一把伞,没办法了,两个人只能挤一挤。

  走在雨中,田浅浅抬起头,看见苏浪那把明黄色的雨伞一个劲往自己这边倾斜,苏浪太高了,自己又太矮小,同撑一把伞,总有一个人会淋湿。

  就好像,苏浪会越来有有名,而自己会越来越淡泊,如果走在一起,有一方注定会受伤。

  ldquo;苏浪,我也有错题本,我是说,如果你需要的话,用我的就可以了。”田浅浅抬起头,和苏浪四目相对。“那更好啊,你的笔记肯定更棒。”苏浪咧开嘴笑了起来。

  自从苏浪的视频火了之后,走在路上,苏浪总能收获超高的回头率,甚至有些女生会要求合照,书桌的抽屉里也多了很多粉红色的信。

  晚上躺在床上,苏浪偶尔会打开私信,大部分粉丝都发了鼓励的话,但没有得到回应,也就不再发了。

  只有一个名叫淡淡的粉丝,每天都会发一句加油,每天不间断,得不到回应也没事,就那样一直发。苏浪觉得很感动,干脆关注了对方。

  被自己喜欢的人关注应该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吧,其实不然,苏浪的粉丝纷纷猜测这个淡淡跟苏浪是什么关系,有人说是女朋友,有人说是姐姐妹妹,甚至有人扬言要人肉她。

  于是,苏浪又收到淡淡的私信:“对不起,可以请你取消关注我吗?”

  苏浪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好像有了一些变化,即使自己压根不是什么明星,充其量不过是个网红,但自己一点点小举动甚至都会给别人带来困扰。

  他害怕如果自己真的跟娱乐公司签约了,是不是苯妥英钠说明书就不能和田浅浅一起学习了,想到这里,他有股莫名的愁绪。

  翻了翻田浅浅给的笔记,苏浪觉得现在其实挺好的。

  6

  期末考试像暴风一样席卷了整个学校,苏浪的数学终于及格了。

  他迫不及待想拿着成绩单去文学研究所找妈妈,但经过六中的时候他还是停下了,他想让田浅浅先知道这个消息。

  下课铃声响起,苏浪很快在鱼贯而出的人群中找到了田浅浅。

  他们又一起到了老奶奶肠粉店,苏浪掏出了让自己满意的成绩单在田浅浅面前晃了晃,田浅浅接过成绩单,说了句:“真好。”可是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旧书看了起来。

  苏浪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出了神。相比第一次见到田浅浅,她的头发已经长长了许多,从刚开始的齐耳到现在的及肩,茶色的眼镜架在她的鼻梁上,脸上的肉好像多了一点。

  苏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伸手就捏了一下田浅浅的脸,下意识说了句:“好像是有点肉了。”随即马上松手,脸上泛起了绯红色。

  脸庞同样泛起绯红色的还有田浅浅,她翻书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看着苏浪,说:“我们以后是不是不会见面了?”

  苏浪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田浅浅见状,没有说话,把书合上,然后掏出书包里的其他旧书,一起递给苏浪:“终于及格了,你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苏浪看见田浅浅茶色的眼镜下,眼圈有点红。他觉得很难受,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浪最终还是顺利说服了妈妈,并且和自己所期望的那家娱乐公司签约了。

  整个寒假,他都呆在公司的训练室里,变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练习生。

  苏浪喜欢音乐,呆在练习室里每天都能接触音乐,并且接受正统的学习,只是看着大街上穿校服的学生们,他有时候会想起田浅浅,那个给自己耐心讲题的女孩子。

  7

  开春的时候,全国各地的高中都开学了。

  苏浪也正式出道了,一出道就斩获了一大批粉丝,加上原先积累的粉丝,十七岁的苏浪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明星。

  灯光、舞台、训练、跑通告、粉丝的尖叫声,构成了苏浪的生活,公司为了给苏浪建立学霸的人设,还给他找了各种各样的辅导老师。

  一时之间,苏浪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变成了一个充满明星光芒的艺考生。

  或许是苏浪在艺术这方面真的有过人的天赋,或许是学校安排的训练太过残酷,短短的训练时间,苏浪在几十万艺考生中脱颖而出。

  艺考结束那天,苏浪瞒着经纪人和保镖,把自己装扮了一番,躲过了粉丝,来到了老奶奶肠粉店。肠粉店还是老样子,有些年头的木桌椅,斑驳的店招牌,以及在写作业的田浅浅。

  面对着苏浪的到来,田浅浅有点措手不及。

  四目相对,即使苏浪包的严严实实,田浅浅还是认出了他。“你来了?”田浅浅停下笔,眼圈有点红。

昆明癫痫专科哪里好;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ldquo;有道题不懂,等你教我。”苏浪摘下口罩,坏笑着说道。

  田浅浅心酸起来,天知道这些日子她有多想念苏浪,看着电视上光芒四射的苏浪,她常常会恍惚,即使不愿意相信,但她明白,自己和苏浪的距离越来越远。

  苏浪会越来越有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而自己呢,会考一所喜欢的大学,然后出国留学,然后再也见不到苏浪。

  思绪回到现实中,苏浪已经坐在田浅浅的对面了,他掏出好几本旧书——又是从家里书房拿的,递给了田浅浅:“够你看很久了,看完了我再来找你。”

  田浅浅终于忍不住了,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苏浪看着田浅浅有点不知所措,只能给田浅浅递纸巾。

  ldquo;这个给你,”苏浪又掏出一个唐老鸭挂饰,别到田浅浅的书包上,“上次去香港拍写真的时候买的。挺像你的。”

  田浅浅终于不哭了,檫干净眼泪以后笑出了声。

  8

  正如所有人期待的那样,六中的大学霸——田浅浅,成为了省文科状元,被全国最好大学的中文系录取。

  而苏浪,虽然文化科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还是被一所知名的艺术院校所录取。

  大学开学那天,田浅浅在爸妈的陪同下来到了机场,接下来的路,要她自己走了。

  机场里人来人往,田浅浅觉得今天的机场要比往常的机场更加热闹,可能因为高校开学吧,田浅浅这样想着。

  直到那硕大的横幅海报被拉开,田浅浅才知道原来是苏浪要回来录制一档节目,他的粉丝来接机了。

  时间差不多了,田浅浅已经办好托运,准备登机了,谁知道苏浪的粉丝群突然躁动起来,随后向田浅浅的方向狂奔过来,田浅浅感觉事情不妙,一回头发现原来苏浪也朝着这个方向来了。

  就这样,田浅浅来不及跑,就和粉丝群挤在一起,慌乱中,苏浪也发现了自己。

  苏浪一看见田浅浅,赶紧示意粉丝们慢点来,不要挤,然后对着人群里的田浅浅坏笑了一下。

  下了飞机,田浅浅就收到了苏浪的短信:“变成我的真爱粉了吗?接机接得不错。”田浅浅看着短信,心想:“苏浪你真的很臭屁耶。”

  得益于苏浪家里的那些书,田浅浅在中文系里简直如鱼得水,写出来的文章也获得了很多教授的好评。

  大三那年,田浅浅出了一本小说,没想到成为了畅销书目。明明说好追求淡泊的田浅浅,也变成了拥有众多书迷的作家。

  即使现在每天都很忙,但苏浪偶尔还是会看看粉丝的私信,那个每天都发“加油”的淡淡,如今依旧在发。

  苏浪点进她的主页,里面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照片里面是一张手写的卡片,边上放着一个包,包上面挂了一个唐老鸭。

  苏浪认得那些字迹,是田浅浅的,苏浪认得那个唐老鸭,那是自己送给田浅浅的。“原来你早就是我的粉丝了。”苏浪心里淌过一股子温柔。

  在筹备第二张专辑的时候,田浅浅收到了苏浪的短信:“可以帮我作词吗?”“当然可以。”田浅浅马上打开电脑,敲起了键盘。

  后来,那首单曲成功发行,列表里:“作曲:苏浪,作词:田浅浅“

  田浅浅第一次感到自己和苏浪的距离原来可以这么近。

  作者 | 阿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uzwy.com  林森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