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父爱无声 ——献给父亲 90周年诞辰纪念情感

来源:林森文学网   时间: 2020-11-28

在微信上提醒我,今年10月28日(农历十月二十九日)是诞辰90周年纪念日。其实父亲诞辰是农历十月三十日,因今年十月三十日,只有把二十九日当纪念日,就像有的年份没有腊月三十日,就把腊月二十九当除夕一样。

我想又不是什么显赫人物,老家也没有纪念先人诞辰的风俗习惯。到时能有人拿点祭品到父亲坟上祭祀一下就行。没人祭祀,只要心中有就行,没必要特别的纪念。

不过今年国庆节前,到铁山看望我40前小学时的马。马老师给我讲了一件事,不禁让我感受到父亲对无声的爱。

马老师在大队小学教书的时候,我父亲在大队部做火夫。马老师说有一年我父亲对他说:“马老师,**这书恐怕读不成了”。马老师问:“怎么了”?父亲说没钱读了。马老师说:“**是我教过的学生中最聪明的,将来一定有出息,你一定要让他读书,没钱我患上了癫痫病后有什么不能吃?借给您”。于是马老师借钱给我父亲,这样我才接着上了学。

马老师只代了我半年课,也就是小学五年级下学期,初中就去了另一所学校。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不过马老师在大队小学代课没两年,全国恢复高考第一年,马老师便考上了一所中专学校,就没有再代课了。因此马老师认为我是他代过的学生中最聪明、最有出息的也就不足为奇了。

马老师借钱给我父亲让我上学这事我从来没听我父亲说过,不过这也符合父亲的性格:只做不说,默默奉献,不求回报。1977年暑假后上初中二年级时我确实是晚了几天上学,莫非是因为这个原故。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走进教室时,有同学喊,老班长终于来了。当时也有从另一所学校并过来还不认识我的同学,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意思是等了几天的老班长原来是如此这般人也。

后来我读高二下学期的报名费,又是父亲找学校的老师借的。这次我却是记得清清楚楚。当年报名原发性癫痫能治愈费不知是19.5元还是29.5元,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家里又拿不出来。不过这次再没有说不给我读了。因为高考已经恢复两年了,而且我的成绩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已经看到了跳出农门的希望。于是父亲主动找到学校一位曾经下乡支农在我村蹬点工作过的老师,帮我垫付了高中下学期的报名费。这样我才得以读完高中,顺利地参加高考,跳出了农门。父亲后来再也没有说过借钱这事,但我却一直记在心里。

这位下乡支农的老师姓冯,女的,当年应该算是大龄女青年,很文静的样子,就住在我邻家。轮流吃派饭的时候,轮到我家吃过饭。高中时虽然没代过我的课,却对我很关心。当年高考前夕,我情绪有点波动,不知道怎么被冯老师知道了,冯老师反映给班主任,班主任老师特意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了很多鼓励的话。

高中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冯老师,现在应该已经退休了。以后回老家一定要去看望一下冯老师。对自己成长过程中有过帮新疆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助的人一定不能忘记。

我参加工作后,妹妹上学的费用基本都是由我负担。不过有一学期,可能是1990年,单位没有接到项目,我待岗在家,且有一个1岁多的儿子嗷嗷待哺,经济上很拮据。妹妹上学前我只给了50元给父亲,父亲接过钱,只轻轻说了声:“还不够”。说完轻轻转身走开了,很无助的样子。后来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借到那不够的钱的,也一直没听父亲说过。好在当年妹妹就毕业参加了工作,先是分配到县里远镇的一间仪表厂。幸好我待岗在家,有时间托人找关系调整到了县城的一间酒厂,也就是现在红遍全中国的中国劲酒厂前身。

父亲一生好点小酒。我记得改革开放包产到户后父亲曾与人合伙在家中用谷子酿过酒。后来妹妹的酒厂发展越来越好,每年都有员工福利酒拿回家。可惜妹妹工作后没几年,父亲就驾鹤西去了。

父亲为我们上学借的这些钱是怎么还的,父亲也从来没给我们说过。

治愈癫痫最好的医院

我从小记得父亲好像什么都会做。在农闲时,总是带着胶水和自制的锉刀,走村串巷给人修补套鞋、雨伞;或是用猪棕毛做毛刷子;或是用高粱穗杆扎扫把;或是用黄荆条或废铁丝编篓框或铁线蓝子,后来就是用那种扁宽的包装带编提蓝、菜蓝。父亲1999年去逝时就有还没编完的蓝子,还给我们留下一份卖给村里人蓝子的未收帐单,好像有20多元。有一年回家,在武昌火车站出站口我妻子的肩包背带被小偷剪断了,一回到家父亲就默不作声地修好接上了。

父亲为我们上学借的这些钱,估计都是靠父亲用他那长满老茧的勤劳灵巧的双手修补、编织的物品换来几分几角几元钱,慢慢积攒起来还给老师的。我们却从来没有听父亲说过,为了养育我们兄妹六人,让我们读书上学怎么不容易、怎么辛苦的!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uzwy.com  林森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