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晴天娃娃,你哭啦_散文网

来源:林森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依米安静地躺在青青的上,眯着眼睛看着大朵大朵的白云从头顶上流过,然后它们就变成了依朵好看的笑脸,散发棉花糖的甜香。

于是,依米拿起手机,开始劈里啪啦地写短信。

麦麦,我依朵了。

呼啦呼啦呼啦,暖暖的风像一群飞从空中掠过,留下了大片大片有着青草香味的剪影。

于是,麦麦出现了,骑着天蓝色的跑车,要带着依米去看望依朵。( 网:www.sanwen.net )

依米,我们启程吧。

麦麦俯下身来,抱起纤细的依米,把她稳稳地放在后座上,动作很轻,很细。

依朵的学校离家只有一公里,可是依朵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因为她要考研,考大洋彼岸的研。

依朵的学校也很美丽,有百年樱花和千年梧桐,一片片空灵的粉白和温润的碧绿,虔诚地流淌在依米的心里。

嘎吱嘎吱,麦麦的车停住了,依朵的学校到了。

依米,你就坐在这里等我,我去买果汁。

麦麦小心翼翼地把依米从后座上抱下来,放在一棵樱花树边,轻轻替她拭去了额上渗出的汗珠。

依米乖乖地点点头,看着麦麦渐行渐远的背影,她努力地把双腿蜷缩在米色的布裙里,像一只鸵鸟,深埋的伤。

对面的篮球场人影攒动,浮动而又喧嚣,这么多的陌生人,依米很害怕,害怕他们偷偷窥视她,对她报以很多奇怪而又嘲讽的微笑。

“啪”一颗篮球在空中划了一道优雅的抛物线,直直地砸在了依米的布裙上,依米不觉得疼,但泪水却泛滥了。

对不起,对不起。

一个穿红格子衬衫的男孩慌乱地跑到依米面前,无措地蹲下,伸出手,就要擦去她脸上的泪。

男孩的手指修长,指甲剔透地如水晶,触到依米温热的泪水,散发出的光芒,璀璨夺目。

依米的心跳开始漏拍了,再多的唐突与恐慌也化成了男孩绕指的温柔。

湖北那个医院能看癫痫病

小,我伤着你了吗。

男孩细长的眉紧紧地纠结在一起,双眸深沉地像一潭千年的湖水,碎碎的阳光洒在他的额头上,如一朵朵清新的小百合。

依米拼命地摇着头,在轰隆隆地心跳声中她不想看到眼前的男孩皱眉,于是,她轻扬嘴角,羞赧地笑了。

晴天娃娃,你真可。

男孩也笑了,笑容竟是如此的俊美无暇,在依米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浪。

我叫苏洛。

他拾起依米白皙的小手,在她湿润的掌心里,写下了他的名字。

苏洛,苏洛,尔雅的名字掷在了依米的心里,弥漫着玫瑰的芳香。

苏洛站起来,爽朗地向依米挥了挥了衣袖,依米知道,苏洛会带走她满世界的云彩。

天空还是那么的蓝,阳光像依米爱吃的桔子果冻,甜蜜而又微酸,依米地笑了,笑容干净而又晴朗。

依朵去了美丽的海滨城市,没有见到依朵,依米不遗憾,依米不失落,因为她邂逅了苏洛。

很多个晚,依米都会见苏洛,梦见苏洛像王子一样站在缤纷的樱花树下,流光溢彩,全世界都黯淡。

很多个白天,依米都会安静地趴在青青的草地上用粉红色的信笺跟苏洛写信,一封一封地写,认真而又深情。

然后麦麦就乐呵呵地笑,说依米依米你真笨,他根本就不认识你,他根本就收不到你的信。

不不不,苏洛怎么会不认识我呢,他把我换作晴天娃娃。

依米忍住快要掉下来的眼泪,坚定地告诉麦麦,也坚定地告诉自己,告诉自己的心。

好好好,苏洛收地到,收地到晴天娃娃的信。

麦麦的语气软了下来,把一封封散发着苹果香味的信投掷到了依米家锈迹斑斑的邮筒里。

怎么可以肆意地去破坏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呢,麦麦的心里有些难过,惟有当她跟苏洛写信的时候,她才把会软软的双腿从长裙里舒展开来,笑容明媚而晴朗,自己是王子守候的晴天娃娃。

依米不着急也不,她相信苏洛王子和晴天娃娃的距离一定有如天上与人间,天上的一瞬间,便是陕西治癫痫正规的医院在哪人间的一年。

当然,依米偶尔也会想念依朵,很想告诉依朵,依米也有了。

七月七日,依朵回来了。

长长的卷发如柔嫩的海藻在她头顶上生息蔓延着,二八年华的气息已如潮汐一样从她身上退去,大浪淘沙般地留下了小的风情。

依朵,依朵,我很想你,你想我了吗。

依米像一只乖顺的小猫缩在斑驳的地板上,旁边的书籍乱糟糟地堆成了一个小山丘。

明晃晃的阳光如绚烂的花盛开在了房间每个角落,依朵微笑地蹲在地板上,耐心地帮助依米整理凌乱的残局,一如往昔。

一张粉红的信笺从书页中飘然而至,落入了依朵的掌心。

依米的小脸涨地通红,苏洛王子的也许是应该告诉依朵了吧。

依米,依米,我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

依朵的话语温暖地令人心安,可是她眼神里的好多东西,依米却读不懂。

读不懂,也不想懂。

依米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勇敢,勇敢地写信,写给苏洛。

终于有一天,苏洛来了,站在色的阳光下,清爽地如一株薄荷。

晴天娃娃,是住在这里么。

苏洛笑意盈盈,华丽的光芒在他俊脸庞上流转着,近在咫尺的让依米颤抖不已。

恩。

依朵穿着美丽的纺纱裙,出现了苏洛面前,也出现在了这场盛大的爱恋里。

读你的信,是我最的小幸福。

苏洛温柔地俯下身,嘴唇轻轻地吻上了依朵出水芙蓉般的笑靥。

依米在颤抖,狠狠地在颤抖,蜷缩在轮椅里,是多么地狼狈啊。

依朵纯真地笑着,散发着棉花糖的甜香,宛如依米,十五岁的依米。

晴天娃娃,晴天娃娃,依朵是苏洛的晴天娃娃。

他们多么般配吖,连拥抱和亲吻都可以闻到童话里的馨香。

嘎吱嘎吱嘎吱,依米拼命地摇着轮椅,落荒而逃,狼狈离场。

依朵,为何要剥夺我美好的小幸福呢,你不知道,它来内蒙古专业治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的有多艰难,终于,我可以触摸到它温暖的触角了,你却残忍地把它们变成了冰冷的刺,一根根插进我的心里,让入侵。

的流光,像一支支着了火的冰淇淋,流着泪在依米心里默默燃烧。

这样也好,流完泪的下一秒,依米就明了了,依朵完美依朵是公主,而依米呢,只能是一个残缺的傀儡,为而生,为寂寞而死,永生得不到救赎。

依朵走了,在快来临的时候走了,去了大洋彼岸。

依米没有去送行,独自躲在墙角一隅,把软软的双腿狠狠地塞进长长的布裙,做一只鸵鸟,深埋自己的伤。

依米知道,从此以后依朵的白天将是自己的,而快乐早已是自己的悲伤。

是啊,一些事情从开始到结束就难以让人释怀,那么,就选择遗忘吧,遗忘在阑珊处,终究会在时光中逝去。

天晴朗,云清淡,风和阳光一起在青青的草地上飞翔,调皮地吹翻了了麦麦的画夹。

哗啦哗啦哗啦,一张张素描画在空中漫天飞舞着,宛若玉蝶。

浅笑的依米,微笑的依米,大笑的依米,很多很多快乐的依米,在跳跃,在旋转。。。。

依米,我。。。

麦麦害羞地看着眼前的依米,双脚不安分地踢着地上的。

麦麦,我。。。

依米的心像小鹿一样乱撞,白皙的手指不安分地在布裙上绞着。

依米,你听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地不开心,恩。。。你可不可以做我的晴天娃娃,我会让开心起来的。

麦麦一鼓作气地讲完了,棱角分明的脸红地像个大番茄。

晴天娃娃,晴天娃娃,是自己心里最深最痛的一道伤疤啊,为什么现在听起来,却是那么的真挚与温暖。

依米的眼眶湿了,其实麦麦,他一直都站在被我遗忘的角落,陪我陪我痛,其实依米,你不寂寞,真的不寂寞。

呼啦呼啦哗啦,暖暖的风像一群飞鸟从空中掠过,留下了大片大片有着青草香味的剪影。

又一个天来叻,那场关于苏落的盛大正一点一滴地悄然逝去。

中医能治小儿癫痫吗

暖暖的午后,依米在整理东西,不经意间,就触碰到了一个掉漆的小木盒,是依朵的。

在斑驳而又遥远的记忆里,依朵习惯叫它潘多拉魔盒,坚定地说它是为了依米而生。

依米很想看,尽管依朵对曾经她许过的誓言,是那么地不堪一击。

依米把木盒打开了,里面是一沓厚厚的信,散发着苹果香味的信,是依米写给苏洛的信。

怎么会这样。

依米惊奇,依米慌乱,依米觉得不可思议。

一张洁白泛黄的纸片安静地躺在粉红的信笺中,上面有依朵娟秀的字迹。

写给我最亲爱的依米

依米,傻傻的依米,为什么要把脆弱的自己投身到一场虚无的爱恋里呢。

邮筒早就已经被废弃,你的999封信只能被囚禁在那里,到不了你幻想的彼岸。

苏洛,苏洛,我早有而闻,他徒有好看的外表,喜欢挥霍小的爱情,这样恶劣的男孩,我不可以让他来伤害你,所以,我多么地庆幸,家门口的邮筒早已被废弃。

可是,我看完999封信后,我哭地唏哩哗啦,原来的依米,你对苏洛的是那么地悠远绵长,你乐此不疲地沉溺其中,才能忘记自己残废的双腿和挥之不去的寂寞。

怎样才能让你从开满罂粟的童话中醒来呢,我找到了苏洛,让他和我一起上演了这出戏,只为让你死心。

依米,依米,你一定很恨我吧,恨我抢走了你的爱情,没关系,只要依米不受到伤害,我愿意做一个罪人。

依米,依米,你是一个可爱的晴天娃娃,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真正的爱情。

……

泪水滴答滴答地坠落在纸上,晕染了依朵淡蓝色的字迹,依朵,依朵,你真傻。

原来,被依朵像花朵一样地爱护,才是最美好的小幸福。

原来,依朵和依米要相亲相爱,才是彼此最在乎的誓言。

依米擦了擦眼泪,她要给大洋彼岸的依朵打电话,要认真地告诉她

依米想念你了。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uzwy.com  林森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