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_散文网

来源:林森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四十二

梁枫和白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前者如火,后者似水.梁枫一个眼神能把你燃烧起来,白静一个微笑会洗净你的,同时纠缠在她们俩人中间,你会明白水深火热的真正含义.

梁枫说情只有在两种阶段最让人珍惜,一种是追求,一种是失去.她怕伤害,她希望大家珍惜.所以,她处于被人追求与分手的阶段.二胡说她是的自然主义者,随心所欲,不加约束.当然,二胡是唯心的,失去了竟然还能想出个感情的自然主义为自己的失败开脱,如果是我在不停地换女,他是不会想出感情的自然主义的,他只会想出感情的动物主义.

我从白静那飞速的吻中,刚缓过劲儿来.梁枫已经到我身边了.

她暧昧地看着我,说,好久不见了.我只好报以更加暧昧地笑,反正谁也不理解什么意思.

不过,她自作聪明地把这种模棱两可的笑理解为了色迷迷,问我,想她了嘛.她一直是个干脆大方性感漂亮的儿,这一点对于我们学校绝大部分男生来说,他一句暧昧的话足以让这帮长期过着意淫式的苦难弟兄们想入非非.( 网:www.sanwen.net )

我说想啊想啊......话还没说完,白静拿着冰激凌已经走到我身边了,我忙改口说,想得我都想不起来了.她们俩都开心地笑了,我闹不清楚她们俩都是为什么笑,或许是因为这句话本身可笑,也许是因为自己觉得各自在心理上占了什么便宜.

白静把冰激凌递给我的时候,我把她搂进怀里,告诉梁枫,这是我女朋友白静.

白静象个温顺的小猫,在我的肩膀下,朝梁枫笑着点了点头.

我能从梁枫眼睛里看出她很喜欢白静,是那种女对女孩子的喜欢,由衷地地喜欢.那一刻我忽然感觉梁枫其实也很可怜.

梁枫看了看我,或许她想说,你小子能找到这么可爱的女朋友?不过,她只是笑了笑说,艺术团好几次开会你都没怎么治疗母猪疯去了,莫非让大家通知你,今天要开会.你现在去还能赶上.说完就和我们道了别,一个人走了.

白静因为了了上次画展时候的心愿,所以,更加高兴.不停的说我好可爱,以后一定听我的话,乖乖做我的女朋友.还催我赶快去开会.

我听她催我去开会,想起了飞出笼子的小.不过,我还是不能被喜悦冲昏头脑,最少要麻痹她一下.我说,我还要做阅读理解呢!白静嘻嘻笑着,捏着我的鼻子说,你好可爱哦.今天,我替你做就是了.你去吧,别忘记放自习时候来接我回去就行.

四十三

艺术团的会是莫非难耐的产物.我去的时候,他唾沫横飞正吹得兴起.

莫非是个博学的人,最少在艺术团的同学眼里.开会的时候,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外加生育,旁征博引,东拼西凑.让你的大脑跟着他翻飞的嘴唇变得结结巴巴.

他看到我的时候,想起了我入团后,很多次没有参加会议.他对我这种自由散漫,素质欠缺的行为极为不满.于是随着我的到来,嘴巴便由眼睛主导了,开会的内容也从正在讲的话题转到了大学生素质教育上来了,而且从素质教育说到了纪律,从纪律说到礼貌,从礼貌说到社交,从社交说到社会风气,从社会风气说到性开放,从性开放说到教育,从教育说到早恋,从早恋说到犯罪化,从犯罪年轻化说到恐怖主义,从恐怖主义说到第三次世界大战,从第三次世界大战说到外星人入侵地球,从外星人入侵地球说到恐龙灭绝,从恐龙灭绝说到人是泥鳅变的,从人是泥鳅变得说到人性奸猾,从人性奸猾说到社会风气,从社会风气说到社交,从社交说到礼貌,从礼貌说到了素质教育.

天啊!转了一圈竟然又转了回来,这种收放自如的讲话艺术真有种形散神不散的意味.

听完他兜了一圈话题回到原地,再看看这帮坐在那里开会的人.我明白了,一个无聊的人开会,会复制出N个无聊的人.

他说完素质教育便开始批评说艺术团里有些同学很多次开会都无故缺席云云.我恍然大悟,原来兜这么大一圈仅仅是想批评我很能@&癫痫的医院多次开会不参加的事情啊?

我大脑里莫名其妙不由自主地蹦出了幽默这个词.莫非长得就够幽默了,没想到人本身就是一个幽默.他终于表达清楚了批评我的意思时,我却想乐了

莫非开始继续自己刚才所讲的话题,我继续陷入无聊.坐了一会儿,我开始和白静一起上自习的时光.破天荒感觉学习其实挺的.看来,人还真是失去了才感觉.

我听了会儿,感觉莫非今天不会讲出什么值得听的内容了,就想偷偷溜出去找白静继续自习.

还没等我起身,梁枫进来了.

梁枫挨着我坐下.我说你不是自习呢吗?她说没有,她去自习室其实是找我呢.

我沉默无语,斜仰着脸,茫然地看着破旧的天花板,因为防渗的失败,天花板的一角被洇得象滩尿渍.

梁枫拉了我一下,说,想什么呢?我说在想哪种死法最舒服.她笑了起来.我想多么残忍地啊,听到我想死就笑.

"其实,感觉和你在一起挺快乐的."她笑完后,满带地说.

"是啊,我的总是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之上."

"白静挺不错."

"二胡也不错."

"你什么意思啊?"

"有情人终成眷属."

"为什么说我们就是有情人?"

"因为他很喜欢你,真心的."

"真心喜欢我就是有情人,就必须终成眷属吗?"

"最少我这样认为."

"哪我很喜欢你,真心的."梁枫狡猾地笑了,笑中还带着一种凄楚.

"......"我愣愣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看了一眼梁枫,她正同样斜仰着脸茫茫地看着那片尿渍,好像那片尿渍里孕育着某些希望.

言多必失.我正在为自己掘了陷阱,自己跳进去懊恼时.莫非点了我的名.

他发现我在下面和梁枫窃窃私语,感觉自尊受到了长春哪里看癫痫打击.就叫我到前面来坐.

自尊过强的人就是自卑过强,这一点他差黄导远了去了.

我站起来,对梁枫说,我到前面去了.就走了.莫非旁边的珊珊看了我一眼,挪动圆滚滚的身子让出一个地方,让我坐她身边.

我一直纳闷这个珊珊为什么总是要坐在前面,而且在莫非旁边.难道是因为两个人有夫妻相,同胖相吸?我考虑着这个问题在她的旁边坐下.

莫非说学校艺术节闭幕会的节目选定和排练基本成型,现在就差类节目.唐天你和珊珊商量一下,赶快定出来,马上投入排练.

珊珊听完赶快往笔记本上记什么.

我看了看坐在后面的梁枫,开始构思小品的剧本.

四十四

和白静一起自习的时候,我们又添了一项新的乐趣,就是编写剧本.

我们互相补充,其乐无穷.我跟着白静学英语,白静跟着我学.

我对白静戏言这种日子是典型的你织布来我耕田,你学习来我去玩.

一个月下来,白静发表了一首英文<飞翔的心>,我用英语为英语角周末沙龙写了一篇大话版的<罗密欧与朱莉叶>小品剧本.

两个人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是一种精神鸦片,随着时光的流失侵蚀着人们的感情阵地,想回头的时候,已经中毒很深,无法互相摆脱.有人说这时的感情象伤口愈合后,长进肉里的纱布,任何小心翼翼地分离都会让人撕心裂肺地痛楚,于是,这种感情被称为了爱情.

完成了那次晚会的剧本时,我的爱情也完成了.

那篇小品叫<跟着歌声一起飞>,讲述大学校园里一对恋人的.里面的女主角有白静很重的影子.她喜欢得很,里面的对白就是我写男主角的,她写女主角的.

完成后,我才发现这小品让艺术团的人演起来难度好大的,因为这是量身定做的剧本,还有谁能比白静更适合演的呢?但是,白静很害羞,怎么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登台,而且我也不愿颠痫在4岁后才发生是因什么呢意让白静登台.她在舞台上一亮相,以后得招惹多少色狼注意啊!

找到莫非,告诉他,现在需要找个女主角.莫非说,可以,你通知珊珊让她和你一起演.

听完莫非的话,我象被拔了气门的车胎.我说,这剧本里的女主角需要有飞的感觉,你看,我这体格能抱得动珊珊,然后飞起来嘛?

莫非看了看我,责怪说你怎么这么瘦?那语气好像珊珊那身形是美好的,我却破坏了大自然的和谐.我想告诉他一些关于胖的坏处,看到莫非比珊珊还胖就又把话咽回去了.

我说这事还是我自己来解决吧.

回去后,我告诉白静让她帮我物色一个演小品的漂亮,白静瞪大眼睛看着我的眼睛,象是在研究宝石里的是不是有瑕疵.我象经验丰富的地下党一样平静地让她观察着,然后告诉她,放心吧.我是有贼心没贼胆的.白静听完就打了我一拳说,贼心也不准有.我说是哦,这世道又没比你漂亮的可偷,要贼心做什么?

白静嘘了口气,说,好吧.帮你一次!第二天晚上她真领来一个女生,竟然比珊珊还丑.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了.我对白静说,这样的我还用你帮忙找啊?我干脆找二胡男扮女装好了.白静翻了我一眼说,还说自己没贼心,就知道你经不得试,演戏嘛!又不是恋爱,干嘛找漂亮的.人家不是很可爱嘛?她不顾我是不是同意,替我定了这个角色.

排练的时候,莫非看完了后脸色铁青地说,这是<跟着雷声一起滚>吧?我说,没办法啊,找不来演员嘛!

莫非不满地看了我一眼,对珊珊说,让学生会的人通知经管系所有漂亮点的女生,晚上到大学生艺术团开会.

不知道莫非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也许是因为,经管系的女生以为要组织她们到电视台参加欢乐周末节目呢.那天晚上,经管系几乎所有美女都去了.

我进去的时候,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男怕入错行!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uzwy.com  林森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