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故乡的羊角岭_散文网

来源:林森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的羊角岭

文/鱼石散人

在我的,有一座不起眼的山岭,它时常出现在我的境里,神秘而温暖,模糊又清晰。它没有井冈山的声名远播,没有武功山的险峻秀美,它静静地依偎在泸水河畔,枕着泸水河的千年涛声,从远古直到今天,它就是羊角岭。

羊角岭一名的由来,大概是山的形状像一只羊角吧。你看,山顶古树参天,但不多,只有那么几丛,远远望去极像山羊的角,挺拔而刚强。“羊头”正对着东方,注视着泸水河流去的方向,我不知道,它在这里迎来过多少彩霞漫天的早晨,也不知道,它在这里送别过多少风如晦的晚。“羊头”的正面较开阔,中间下凹,从侧面看去,整座山又像一只海螺,那凹下去的部分就是螺眼。这里植被丰茂,松树、茶树、杉树,还有各种低矮的灌木丛、藤蔓,散布其中。芦苇是最寻常的,深时节,微风吹来,如的芦花飘飘洒洒,轻盈美丽。则是这儿最基层的大众,它们顽强坚韧,个性张扬,尽情地演奏者大自然的狂野篇章。中的羊角岭,就是这样充满了无尽的想象、勃勃的生机和对未来的无限希望。

羊角岭是神秘的,犹如日般令人遐想。这种神秘感,来自一个叫刘达仙的人,他出生在距羊角岭不远的桥头自然村,从小出家在羊角岭的寺庙里,做了一个小沙弥,专司扫地、添香油等杂务。尽管他非常勤勉,然而寺庙里的油灯不到天明,总是莫名其妙地熄灭了。主持疑心是刘达仙忘了及时添加香油的缘故,于是对他大加斥责。达仙很委屈,发誓一定要查个究竟。于是,达仙一连几个晚上藏在菩萨坐像的后面,想看一看到底是谁偷了他的香油。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晚上,他看到了一只巨大的乌龟悄悄地溜进幼儿癫痫的治疗了佛堂,爬上了灯座,伸长着脖子,张开大嘴,“嘘嘘”几下,香油就全部进了它的肚子。刘达仙气不打一处来,“噌”地一下从菩萨坐像后跳了出来,一屁股坐在乌龟的身上,双手卡住它的脖子,愤愤地说“好你个乌龟,原来是你偷了我的香油!”,乌龟赶紧讨饶,末了告诉达仙,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舔你的双眼,帮你增加法力,达仙答应了。于是乌龟伸长舌头舔他的左眼,口中念念有词:“舔左眼,知地理”,接着又去舔他的右眼,口中念念有词:“舔右眼,晓天文”,起初乌龟舔他右眼时,达仙感觉很舒服,但后来越来越痛了,达仙耐不住,急忙推开乌龟,不让它舔了。乌龟无奈,摇摇头,表示很惋惜,说:“现在,你人间的事情全知道,天上的事情只能知道一半了。”原来,这只乌龟是只神龟,是仙人化身前来点化达仙的。至此以后,刘达仙法力大增,周游四方,普度众生,造福百姓,这是后话。

刘达仙的,我是从处听来的,而父亲又是从他的先辈那里听来的。这样口口相传,不知道有多了。有时,我很疑心,这个刘达仙,是否真有其人,是否是先辈们杜撰的呢?但老辈人都确信这个人的存在。我的姑父,今年已经八十七岁了,他说刘达仙的房子就在他们村里,是一栋低矮的青砖瓦房,由于年久失修,有没有人住,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倒塌了。他还告诉我,刘达仙葬在布袋形里,下葬时按照刘达仙的遗嘱,尸体是倒着放的,个中缘由不得而知。( 网:www.sanwen.net )

刘达仙与羊角岭的故事有很多,甚至可以说,山上的每一片树叶,苏州哪治疗癫痫病最好每一朵花,都珍藏着他的故事。相传有一天,达仙与几个小在山上放牛,日近中午,大家肚子有点饿了。达仙就对大伙说:“袁州有人家在打满月米果,你们想不想吃?”,大家自然不信,这里距离袁州有一百多里,你刘达仙怎么会知道呢?刘达仙看出了大家的疑惑,笑了笑说:“我画个圈吧,你们就在圈里放牛,我去去就来。”,说完,他脱下衣裤,纵身跳下羊角岭下的深潭,不到一袋烟的功夫,手里捧用荷叶包着的几十只还冒着热气的香喷喷的米果,飘然来到了小伙伴的跟前,大家蜂拥而上,米果被一抢而空,羊角岭上,回荡着们欢快的笑声,惊飞了林间的小,达仙看着小伙伴们开心的样子,他也笑了。

羊角岭上那个像海螺眼的地方,是块风水宝地。在它的南面几百米处,有一个叫老屋里的村庄。这个村庄可了不得,人才辈出,人杰地灵,高官富贾很多,国民党宣传部长彭学沛就出生在这里。据说,当时有一个财主死了,家人请刘达仙给他选一块风水宝地安葬,以期子孙绵延,世代兴旺。达仙就帮他选了杨家岭的海螺眼作为墓地,但告诉他的家人,要等到戴铁帽、马骑人、鱼上树同时出现在这里,方可下葬。人们当然不信,大家等呀等呀,终于看到了一个头顶铁锅的人来了,接着又一个肩扛木马的人来了,最后有一个到河里摸鱼的人来了,他提着一串串在荆条上的鱼,然后往树上一挂,凑过来看热闹。这时,达仙说可以下葬了。果然,老屋里从此一片兴旺,这也许真的是达仙之功呀。

这个不起眼的山岭,因为有了刘达仙,似乎就沾上了仙气,变得灵性而神秘了。也因为这种灵性和神秘,让我们对它多了一份和敬畏,以至于它渐渐地成了故乡的符号,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里。癫痫要怎样治效果才较好>

羊角岭是温暖的,宛若风十里使人惬意。这里有一条古道,由南而北再往西,盘山而上,蜿蜒而去。南面的山脚下,有一座联拱石桥,桥下洋溪水款款东流,每当清晨时分,金色的阳光,丝丝缕缕,洁白的水雾,朦朦胧胧,恍如仙境。如果是皓月当空,则更有一番情致,月色如水,拱桥浸在月色中,浪漫宁静。古道是由鹅卵石铺就,密密麻麻,整整齐齐。这时,我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了。古道的路基是黄土,下雨天是极难行走的,泥泞不堪,所谓“天晴一股铜,落雨一包脓”。而用了鹅卵石铺路,则不管下雨还是天晴,路都是清清爽爽的。遥想当年,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他们踩在小小的鹅卵石上,那是多么的舒坦和安稳。过了拱桥不远,古道分成两条,一条沿山向东而去,一条往下行约莫百米,就是一古渡口。老辈人说,当年的泸水河上,这一段是没有桥的,要过江去,全靠这个渡口了。昔日的渡船和艄公,已然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只有渡口那棵古樟树,还地站在河边,任由季节的罡风,吹黄那本是深绿的叶子。我站在古渡口边,思绪向河边飘飞的芦苇一样,早已飞到了那个已经逝去的。那些南来北往的商旅行人,在古老的渡船上,在重重水雾中,缓缓而来,飘然而去,我似乎还听到了艄公的嘹亮的号子声。古桥、古道、还有古渡口,让人们可以回家,可以去往远方,它们连接着家和远方。有了它们,游子才不会迷失之路的方向,想起它们,心中不由得升腾起无限的温暖。

这条古道上,也曾留下我的温暖的记忆。我外婆家在南村,羊角岭古道是必经之路。记得有一年的,外婆带我去她家玩。那时,外婆还很,我大概只有几岁吧。从家里出来,过了严田桥,再过北江,上了拱桥,就到了昆明看癫痫去哪个医院羊角岭下的古道了。也许是我年龄太小吧,也许是我那时太调皮了。刚刚走到刘达仙跳潭去袁州拿米果的地方,我就骑在石马上,不肯下来。外婆只好坐下歇息,好在外婆带了一大蒲扇(她是个胖子,夏天怕热,因此大蒲扇不离身),一边扇扇,一边催促我下来。我就是不下来,外婆急中生智,告诉我她荷包里有粒子糖,我下来就给糖吃。那时粒子糖可是稀罕物,我赶紧一骨碌从石马上爬下来,外婆果然给了一粒糖。我喜滋滋地,跟在外婆的身后,一蹦一跳地往前走。可是,当一粒糖吃完了,我有故伎重演,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愿走了。外婆径直往前走,大约百来米吧,她停了下来,手里变戏法似的又有了一粒糖,在糖的诱惑下,我有打起精神向前去。如此这般,我终于完成了去外婆家的旅程。很多年了,这件事情,还时常被和舅母提起,可惜外婆早已作古了。每当想起古道,我便不禁想起了我的外婆,心里是无尽的思念和温暖。

现在,羊角岭的古道还在,但拱桥已经坍塌,渡口早已废弃,在它的下游不远处,一座雄伟的大桥,横跨在泸水河上,桥上车来人往,十分繁忙。古道的鹅卵石,已经所剩无几,路也拓宽了许多,只是刘达仙的石衣石裤和石马,已经淹没在黄土之下,行人也稀少,只偶尔可以看见一两个去小江耕作的。我想,若干年后,羊角岭的神秘和温暖,也将成为历史的云烟。忽然,我有了一种紧迫感和感,我要将它写下来,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乡愁吧。

(作者:刘新生,笔名:鱼石散人,江西安福人,中学高级教师,安福县作协秘书长,吉安市作协会员。通讯地址:江西省安福县泰山学校,邮编:,电话:)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聊斋园游记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uzwy.com  林森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